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ag亚游集团 > 电商扶贫不是简单卖农货 标准化产业化才是大方向

电商扶贫不是简单卖农货 标准化产业化才是大方向

  在广西灵山县的农村,一位名为巧妇9妹(甘有琴)的自媒体网红,利用今日头条、西瓜、抖音等图文和视频平台,已累计发布8000余条内容,累计获赞480多万,拥有粉丝280万人,近期每月新增粉丝约10万人。从2017年11月开始,不到一年时间里,她已累计销售水果300余万斤。以新媒体方式“带货”,不仅扶贫助农增收效果明显,还带动了当地电商的发展。商务部数据显示,我国经济欠发达地区电子商务发展可观。移动网购消费增幅最大的100个县中有75%位于中西部,亿元淘宝县中就有国家级贫困县21个。电商已成为经济欠发达地区实现弯道超车的有效途径。全国电子商务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副秘书长王慧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我国电商精准扶贫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销售扶贫。“在这一阶段,先将贫困户的农产品通过电商模式售出,并使其认识到,种出来的农产品是可以卖掉的,为其建立信心,明白赚钱的路径。”王慧说。第二阶段是销售扶智,即在前一年就与合作社签订第二年订单,并告知,第二年不建议再按同样的标准。“如将标准提高,还可卖出更好的价格,可向合作社制定标准,同时使其履行监督职责,定期组织专家对贫困户进行培训,教其如何种好产品,让农民树立好产品即意味着好价格的意识。”王慧解释说。第三阶段是产业扶贫。“通过前两阶段的探索,扶贫企业有了一定的标准意识,农民也逐渐建立起标准意识,此时,即可探索产业落地问题,鼓励渠道商不再通过下单采购,而是与服务商合作,在当地落地产业基地。”王慧介绍,通过发展产业的模式才能真正提高农民的标准意识,提升农民的信心,让其懂得,按照高标准种植的农产品能卖出高价格,通过本地化加工、仓储,也可带动当地就业,同时把服务商、合作社孵化成本地的农业龙头企业,也可带动当地税收。“通过三个阶段的区分,农村电商扶贫先解决卖的问题,再解决标准化问题,最终才能解决产业化问题。只要有订单,有销售,我们就可以调整农村的产业结构。”王慧坦言,三个阶段解决的是农业产业结构调整过渡的问题。随着近几年的发展,王慧分析,电商扶贫在取得明显成效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首先,不能把产品卖不掉当成问题来对待。“我们要明白,产品卖不出去是结果,不是问题,意识到这点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很多人把产品卖不出去当作问题处理,号召解决‘卖难’问题,即便眼下已经解决,但还会出现问题,而且会越来越严重。”王慧强调,电商精准扶贫不是简单的买卖关系,如果单纯靠卖产品,如有一天没人买则依旧会返贫。“扶贫工作是一个综合性工作,需要各方参与主体共同努力,制定不同阶段的目标,这样才能脱贫致富。”王慧如是说。其次,社会上出现了一些言论,认为电商扶贫是“把不好的产品、淘汰的产品、无保障的产品卖给消费者”,这种情况“保护”落后产能,变成了对生产好产品者的不公平,有可能会发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对此,王慧建议,可成立网店协会,加强对协会会员培训,并通过统一筛选产品供应商,提供统一配发货、统一受理消费者投诉等服务,为生产者拓展新的销售渠道提供帮助。另外,电商扶贫促使贫困地区产业升级,产品和供应链提升,然而,产品内容的发掘和表达目前出现困难——贫困地区好的生态环境下生产的好产品,没有相应的价值发掘与表达,包括鲜为人知的文化、旅游资源。王慧建议,可培育一批具有一定素养的本土化新媒体职业农人,让其通过全媒体平台或相关技术,传播本地区特有的乡土风情与文化底蕴。不仅如此,在如今全社会高度重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情况下,已出现一些“搭便车”、“干一票”的现象,扶贫缺乏持久性,甚至是借政府的投入鱼目混珠、弄虚作假,变相成为敛财渠道,严重透支社会公众爱心。王慧认为,应逐步建立扶贫绩效考核机制,通过长效机制约束此类现象的蔓延,切实做到让电商扶贫的投入产出效益可持续。除此之外,在农村电商发展的今天,职业教育作为培养高素质技能型人才的主战场,服务于电商扶贫却严重滞后,甚至脱节,农村电商人才严重匮乏。王慧认为,应重新制定中、高职电子商务专业相关人才培养方案,合理设置主干课程。另外,各院校可与农业企业深入合作,鼓励学校老师去农业企业实践,以增强其专业实践能力。同时还可从农业一线聘请相关技术人员、企业专家等作为兼职教师,从而提高农业知识讲授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