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ag亚游集团 > 社交电商咋成了传销分子

社交电商咋成了传销分子

  “3.15”刚过,正当一些电商平台窃喜“侥幸过关”时,一则消息爆出,让整个电商行业“炸开了锅”。

  近日,广东省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一纸行政处罚文书下发,认定社交电商平台——花生日记进行网络传销,对其开出7456万元的天价罚单。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28日,并开始上线运营花生日记APP平台,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

  使用该平台前,要先填入邀请码注册成为会员,而后APP会按照消费者喜好、推广费用金额大小等设置筛选条件,主动选择推介相关商家的商品信息。与此同时,会员可以领取优惠券,通过该平台跳转购物时进行抵扣。

  看似正常的商业玩法,花生日记却有了“出格行为”:利用“金字塔”形佣金计提制度不断发展会员。具体来说,“上级”会员通过平台配发的专属邀请码,以多种渠道发展他人扫其码后注册使用该平台,发展成为其下级。“上级”会员可以抽取“下级”会员一定比例的消费金额作为佣金。需要注意的是,只有超级会员以及运营商才能获得发展“下级”会员的资格。

  普通会员转为超级会员,需交纳99元升级费用;而超级会员和运营商之间的门槛,是成长值达到5000点。成长值的计算规则,主要包括超级会员的引流人数、订单数量、每日登录等条件;超级会员升级成为运营商后,便与原上级脱钩,其之前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会员,全部转为“下级”。

  按照这种“套路”,截至2018年9月25日,花生日记APP平台形成了31530个以运营商为塔尖的金字塔结构,会员总数达2000余万人,层级最多的链条已经发展至51级。

  3月14日,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就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传销(直销)违法行为作出处罚决定。行政处罚内容包括:责令整改、罚款,责令处罚150万元人民币,并没收违法所得7306.58万元人民币,合计7456.58万元。

  对于“天价罚款”,一位花生平台运营商公开“喊冤”称,该模式没有受害者,既然没有受害者,就不能被认定为传销。

  对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市信本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高兴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花生日记的经营模式符合法律认定的传销。高兴发表示,《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二)项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此外,高兴发还表示,《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三)项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根据花生日记的佣金计提规则,其行为涉嫌传销。

  面对处罚判决,花生日记对外发布了《花生日记关于被行政处罚的声明》。内容显示,其完全接受监管机构的处罚,并承认在早期发展中的确有不合规的做法,已在2018年作了整改和规范,目前花生日记的运营模式已合法合规。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4月,花生日记完成3000万美元A轮融资,并计划在今年6月完成B轮融资,12月计划完成C轮融资。更有一份网传的疑似花生日记的内部文件透露,计划202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3月21日,记者试图联系花生日记相关负责人进行上述问题核实,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3月22日,记者通过AppleStore下载花生日记APP进行测试后发现,该APP可以正常使用,不过在使用前仍得填写邀请码注册。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注册成功后,已不用交纳99元升级费用便可成为超级会员,且系统自动生成专属邀请码。

  事实上,因涉嫌传销受罚的社交电商平台不止花生日记一家。此前,社交电商“达人店”和“云集微店”此前也因模式被视为传销,并被处以不菲的经济处罚

  当传销披上社交电商的外衣,一度变得更为隐蔽。那么作为普通互联网用户如何避免落入传销的“坑”?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拥有直销牌照的企业,也要具体剖析其模式是否超出直销的范畴,不同于传统传销采取拘禁等人身限制手段,部分社交电商通过互联网渠道发展传销,往往通过商业利益吸引和说服等形式“捆绑”下线。

  “社交电商是否涉嫌传销存在几个判断标准:是否需要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是否分层级,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是否根据下线获利,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的人员数量或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返佣’。”赵占领说。

  “3.15”刚过,正当一些电商平台窃喜“侥幸过关”时,一则消息爆出,让整个电商行业“炸开了锅”。

  近日,广东省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一纸行政处罚文书下发,认定社交电商平台——花生日记进行网络传销,对其开出7456万元的天价罚单。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28日,并开始上线运营花生日记APP平台,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

  使用该平台前,要先填入邀请码注册成为会员,而后APP会按照消费者喜好、推广费用金额大小等设置筛选条件,主动选择推介相关商家的商品信息。与此同时,会员可以领取优惠券,通过该平台跳转购物时进行抵扣。

  看似正常的商业玩法,花生日记却有了“出格行为”:利用“金字塔”形佣金计提制度不断发展会员。具体来说,“上级”会员通过平台配发的专属邀请码,以多种渠道发展他人扫其码后注册使用该平台,发展成为其下级。“上级”会员可以抽取“下级”会员一定比例的消费金额作为佣金。需要注意的是,只有超级会员以及运营商才能获得发展“下级”会员的资格。

  普通会员转为超级会员,需交纳99元升级费用;而超级会员和运营商之间的门槛,是成长值达到5000点。成长值的计算规则,主要包括超级会员的引流人数、订单数量、每日登录等条件;超级会员升级成为运营商后,便与原上级脱钩,其之前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会员,全部转为“下级”。

  按照这种“套路”,截至2018年9月25日,花生日记APP平台形成了31530个以运营商为塔尖的金字塔结构,会员总数达2000余万人,层级最多的链条已经发展至51级。

  3月14日,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就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传销(直销)违法行为作出处罚决定。行政处罚内容包括:责令整改、罚款,责令处罚150万元人民币,并没收违法所得7306.58万元人民币,合计7456.58万元。

  对于“天价罚款”,一位花生平台运营商公开“喊冤”称,该模式没有受害者,既然没有受害者,就不能被认定为传销。

  对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市信本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高兴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花生日记的经营模式符合法律认定的传销。高兴发表示,《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二)项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此外,高兴发还表示,《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三)项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根据花生日记的佣金计提规则,其行为涉嫌传销。

  面对处罚判决,花生日记对外发布了《花生日记关于被行政处罚的声明》。内容显示,其完全接受监管机构的处罚,并承认在早期发展中的确有不合规的做法,已在2018年作了整改和规范,目前花生日记的运营模式已合法合规。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4月,花生日记完成3000万美元A轮融资,并计划在今年6月完成B轮融资,12月计划完成C轮融资。更有一份网传的疑似花生日记的内部文件透露,计划202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3月21日,记者试图联系花生日记相关负责人进行上述问题核实,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3月22日,记者通过AppleStore下载花生日记APP进行测试后发现,该APP可以正常使用,不过在使用前仍得填写邀请码注册。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注册成功后,已不用交纳99元升级费用便可成为超级会员,且系统自动生成专属邀请码。

  事实上,因涉嫌传销受罚的社交电商平台不止花生日记一家。此前,社交电商“达人店”和“云集微店”此前也因模式被视为传销,并被处以不菲的经济处罚

  当传销披上社交电商的外衣,一度变得更为隐蔽。那么作为普通互联网用户如何避免落入传销的“坑”?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拥有直销牌照的企业,也要具体剖析其模式是否超出直销的范畴,不同于传统传销采取拘禁等人身限制手段,部分社交电商通过互联网渠道发展传销,往往通过商业利益吸引和说服等形式“捆绑”下线。

  “社交电商是否涉嫌传销存在几个判断标准:是否需要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是否分层级,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是否根据下线获利,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的人员数量或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返佣’。”赵占领说。